大陆汽车亚洲总裁:创新是中国市场的最大挑战

第二届全球汽车论坛在成都召开。本届论坛主题为“从生产大国到创新强国的跨越”。在论坛现场进行全程报道。以下是德国大陆汽车公司亚洲区总裁Jay Kunkel在“十二五规划意味着什么 ”分论坛上的讲话。

德国大陆汽车公司亚洲区总裁 Jay Kunkel

Jay kunkel:我看到我是唯一一个来自供应商方面的代表,谈到中国的十二五计划,我也想谈一下我的观点,从一个供应商的角度来谈一下我的想法,我们领先的技术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非常重要的,供应商角度来看,这些方面有什么样的启示,我想谈三点。

首先我们是如何看待这十二个五年计划呢?对于这个计划,所涉及到的挑战是什么呢?,对于大陆汽车我们将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?首先我想说在今年早期这个文件是公布出来的。我把这个当做是一个战略性的文件,就是从政府法出的一个文件,它真的是描述了非常核心的一些问题。

它会指导我们如何成为世界上最优竞争力的一个企业,随着我们对于十二五计划内容的理解越来越清楚了,我们也将继续了解它对于我们来说,五年之后会有什么样进一步的影响,大家都知道在十二五计划中首要的一个观点,一个关注的点,就是技术,谈到技术,有几个关键性技术,也会涉及到一些对于健康方面的,卫生方面的一些个影响,环境方面的影响,从这些角度来看,这个行业应该就此做什么?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对策?这是以前我可能会谈的观点,现在我将会重点谈如何去实现这个目标中所提出的一些技术和目标。

我们现在在汽车行业在市场还是很分散的,我们公司在中国有超过70多个客户,可能稍候再跟大家进一步详细谈这一点,因为这个对于我们供应商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,行业分散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。同样,我们把五年计划也看做它主要强调行业的整合和资产方面,这一方面的特征,使得汽车行业和以前相比更加具有挑战性。同样还有很多对于新能源汽车的关注点,但是这意味着什么呢?电动车,混合动力车?生物能源车,燃料电池电车,最有趣的一点,就像周先生刚才说今天早上听到一些日本的公司的经验,其实在日本,你可以看到两种非常不同的战略,比如说丰田的总裁他今天说混合动力,他们实际上是未来发展的一个重点,对于另外一个日本的公司日产,它的重点是纯电动汽车,为什么这两个不同的战略,这种分歧的产生很重要呢?他们都代表了世界上很大的公司,他们是我们供应商体系的地表,谈到发动机技术,团体系统技术都是大的供应商,对于供应商我们看到哪些挑战存在呢,我不知道你们对我们公司到底有多么的了解,我们是世界上最有名的,最强大的公司之一,我们有五个领域,我们有我们的汽车集团,还有传动力系统公司,我们还有长久的公司发展历史。

我们所有公司的部门在中国都有运作,实际上在中国我们已经开展18年的业务之久了,我们的挑战是什么呢?在我们看来,我觉得创新是一个很重要的一点,这意味着什么呢?我们要有战略性的,前瞻性的观点,从这个角度来说,要把技术带到中国,对于市场来说,可能是对的,也可能不是那么恰当的,实际上的创造新的未来和技术,这个才是很重要的,同样为了实现所有的这些挑战的应对,公司也要有能力管理他们的技术,产品线,所以作为产品周期,我们发生生产和实验都是需要资源,这个过程中如何进一步优化我们的资源和程序,这样我们才能把更多的创意带到市场,可以赚更多的利润。

大陆公司每个月雇佣三百名员工,每天要雇佣10到15名员工,这是在2010年的数据,我们最大的挑战之一,就是作为一个创新型的公司来说,我们的技能,我们的人员往往需要很多技能,这样他们才能持续提高我们的创新,我们的设计,我们在这之前都是这样做的,从我们的供应商角度来看,我们有超过70名的客户,我们让我们的客户取得成功,我们就要把重点放在我们如何去增加我们有技能的人员,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。

我之前也讲到市长的分散,在我们大陆公司,实际上我们有70个客户,随着你在开发新的产品,你就会把重点放在创新方面,我们把重点放在技术方面,我告诉大家这很难做到的一点,你如何去为70恩名客户设计不同的产品,这是很困难的,每个客户的需求都是不一样的,我们在大陆公司也是这么做的。

如果说到创新的话,在未来新的技术如果是有一个合资公司的话,那么就可以通过合资公司来进行这样的业务,我们每天都要做这样的工作,同时说到成本,大陆公司也有个十二五规划,十二五规划里面我们大陆公私要走向西部降低我们生产成本,同时要看中国西部,这样的话,我们会把重点放在西部,南部和西南部,这个启动因素是什么呢?就是成本,我告诉大家吧,明年在上海我们的每个小时人力成本就相当于其他的一些技术中心,在亚洲技术中心是一样高的,包括印度,所以说它看出来,我们是成本不断的上涨,为什么呢?说到创新,我们需要不断的用成本来促进这个创新,这个也就会反映寨出来的车子上面,这个车在市长的价格也会体现出这样一个价格的上涨,客户是不是能够承受这么高的价格?

主持人:刚才您也讲到有很多挑战,还需要时间,还会遇到很多困难,德国大陆公司在中国还有很多客户,对中国企业非常了解,我想得到您有或者没有的答案,在今后几年,中国会不会出现自主创新上表现非常突出的企业,会还是不会。

Jay kunkel:是的,当然没有问题,肯定会有,我觉得创新实际上已经在中国就有了,在未来几年计划只不过是在加快你的创新而已,实际上中国已经有了创新,我们在中国只是缩短跟我们大陆公司的一个距离而已,我们实际上在中国有41个实验室,我们现在想到本地化,我们也在做本地化,大陆公司我们把产品带到德国,带到美国,带到欧洲,我们要带到中国客户身上,并不是说生产的本土化,说到本土化,不光是生产,同时包括设计,包括为了中国生产,在中国生产,同时在中国还可以为其他市场进行生产才叫做本土化,包括我们自由的知识产权,这也是我们的大在未来得一个重点吧。